外企竞标失败指责我国“4万亿”采购排外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发表评论称:“中国政府似乎有意将外国供应商排除在其4万亿元人民币财政刺激方案下的合同之外。”

我国自去年11月开始逐步实施“4万亿”拉动内需政策以来,全国的基建、道路投资等工程红红火火地展开。而这些工程所需要的物资对中、外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块块“诱人的蛋糕”。参与政府采购的内、外资企业都卯足了劲要从4万亿工程采购中分得一杯羹。

拉动内需的“4万亿”大单中,采购的国货和进口货各应占多大比例?针对个别境外商会提出的“中国经济刺激项目排外”的指责,国家发改委昨天作出迅速回应,称目前“4万亿”项目招标中的突出问题恰恰是“歧视国货”而非“排外”,国内行业协会和企业对此反应强烈。

5月末,由于外企在逾50亿欧元的25台风力涡轮发电机订单竞争中失利,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发表评论称:“中国政府似乎有意将外国供应商排除在其4万亿元人民币财政刺激方案下的合同之外。”

有关专家也指出,中国政府已经用赴欧采购等实际行动履行了开放市场的承诺,部分外企竞标的失败往往源自其报价过高。

紧接着,国家发改委6月1日迅速做出回应,在其官方网站《答记者问》一文中指出,目前招标过程中问题较多的并不是“排外”,而恰恰是对国货的非法限制。6月4日,发改委与工业和信息化部、监察部等其他八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印发贯彻落实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决策部署、进一步加强工程建设招标投标监管工作意见的通知》,强调政府投资项目属于政府采购,应当采购本国产品。

欧盟商会:中国标准“限外”

国货与外货的博弈,让4万亿工程的政府采购问题第一次暴露天下。

上周,外企在逾50亿欧元的25台风力涡轮发电机订单竞争中失利,让个别境外商会有了说辞。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发表评论称:“中国政府似乎有意将外国供应商排除在其4万亿元人民币财政刺激方案下的合同之外。”

与此同时,为制止限制国产设备使用做法,国家发改委也在起草有关政策文件。

伍德克称,中国政府制定的风力发电项目投标标准,使外国供应商难以胜出。该标准只关注涡轮发电机的单位价格,而排除了其他国家在风电项目招标时考虑的使用寿命、回报率等因素。其中,全球领先的风力涡轮发电机制造商维斯塔斯、苏斯兰和通用电气在第一轮竞标结束后都惨遭淘汰。伍德克认为,为了响应中国有关至少70%部件在国内采购的要求,这些外国企业已经在中国做了重大投资。国家发改委:

中国“排外”了吗?

被歧视的恰恰是国货

伍德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日前发表的言论,让“4万亿的政府采购”成为众所关注的焦点。

上述报道刊出仅仅几个小时,国家发改委就做出回应。昨天下午,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在一篇《答记者问》中指出,目前招标过程中问题较多的并不是“排外”,而恰恰是“对国货非法限制”。

5月末,全球领先的风力涡轮发电机制造商维斯塔斯、苏斯兰和通用电气,参与中国逾50亿欧元的25台风力涡轮发电机订单竞争,结果在第一轮竞标结束后都遭淘汰。于是,伍德克发表了上述评论。

“目前在装备制造业招标采购活动中,通过在招标文件中设置歧视性条件违法限制国产设备使用的做法比较突出,在一些领域还相当严重,有关行业协会和企业反应强烈。”国家发改委表示,这些做法明显违反相关法规,必须采取坚决措施予以制止。

伍德克称,中国政府制定的风力发电项目投标标准,只关注涡轮发电机的单位价格,而排除了其他国家在风电项目招标时考虑的使用寿命、回报率等因素,使外国供应商难以胜出。

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政府投资项目属于政府采购的,除需要采购的工程、货物或者服务在中国境内无法获取或者无法以合理的商业条件获取等法定情形外,应当采购本国产品。而在招标中“歧视国货”的行为,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专家解读:

由于中国贸易投资促进团不久前的欧洲“承诺之旅”签下的
130亿美元的采购大单已经让整个欧洲兴奋不已,此时伍德克的另类声音,即刻在国内学者和官方中引起强烈反响。

外企要价过高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马海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涡轮订单一事,外方是有点太小题大做了。我国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和项目中,并未制定有关‘排外’的任何条款和细则,即使在政府投资项目中,比如基建投资、道路建设等实行招投标,也是让中外企业同台竞争。”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王泠一认为,经济危机暴发后,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提高本国市场的开放程度,主动与欧盟进行沟通。与境外个别商会的指责恰恰相反,今年初以来,中国已经多次派出政府及企业官员前往美国和欧洲进行“采购之旅”。在最近的欧中峰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还与温家宝总理共同承诺抵制保护主义。

不仅仅是学者对外方的表态不满,中国官方也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答记者问》尖锐地指出,“目前在装备制造业招标采购活动中,通过在招标文件中设置歧视性条件违法限制国产设备使用的做法比较突出,在一些领域还相当严重,有关行业协会和企业反应强烈。”

王泠一指出,欧美的企业往往要价较高,有时甚至是中国公司的几倍,“如果过高的价格超过了中国政府的承受范围,国外企业自然很难中标。”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负责进出口业务的副会长陆仁琪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外资企业希望4万亿的投资项目也能向他们进行招投标,是可以理解的。现在存在的主要问题,不是把外资关在门外,而是国内的不少用户把中国制造的企业关在了门外。这是现在我们主要应该克服的歧视性心态。”

王泠一强调,中国和欧盟的政府、商贸组织以及企业之间应该加强沟通,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以减少彼此间的贸易摩擦。

国家发改委不经意间所流露出的“歧视国货”说,恰恰反映了眼下政府采购的现状。

1 2 下一页作者:王红茹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