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马新生产线可望落户成都

目前,我国政府正鼓励发展节能环保型小排量汽车。今年年初,我国更是通过减免1.6L排量以下乘用车的购置税,鼓励低排量车辆发展,以适应现在日益紧张的石油资源。而腾中重工此次收购的对象悍马,则一向以“油老虎”着称。所以,在这一层面,无疑与国家政策背道而驰。虽然腾中重工也曾表示,收购后将通过技术革新,让悍马也披上低耗能的帽子。但是,这毕竟只是一种愿望。

据知情人士透露,撮合腾中重工和通用汽车走到一起的是双方的财务顾问,即腾中重工的独家财务顾问瑞士信贷以及通用汽车的财务顾问美国花旗银行。据了解,腾中重工和通用汽车的接触在今年3月份就已有了实质性的进展,3月中旬,通用悍马CEO詹姆斯·泰勒一行就专程抵达成都,并受到了成都市政府相关领导的接见;随后,通用悍马与腾中重工又在德阳进一步磋商相关事宜。

张大明在记者会上说,股东对公司的发展有信心,索郎多吉仍然是公司单一最大股东。招股文件显示,上市之后,李炎将透过在Nice
Ace的股权,拥有旭光资源经扩大后已发行股本的43.1%。资料显示,Nice
Ace是2007年在维京群岛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由李炎全资拥有。

曾遭政府部门口头否决?

四川腾中重工,因为洽购通用悍马,一夜之间扬名天下!一个此前毫不知名的公司缘何能“蛇吞象”?记者昨日通过多方调查了解到,腾中重工背后,实际操盘者大有来头。

6月3日下午,旭光资源的首席执行官张大明等5名公司高管出现在香港的上市记者会上,传闻向来低调的李炎,却并没未露面自己公司的上市推介。

从汽车企业国外并购例子中,也是失败多成功少。最为明显的是上汽收购韩国双龙汽车,应该说在管理上并不会存在太大问题。但是,上汽还是没有成功扭转双龙的颓势,甚至自己也深陷泥潭,最终双龙还是不得不走上法庭。

旭光资源注册于开曼群岛,通过旗下Top
Promise公司分别持有四川眉山芒硝公司90%股份和四川眉山特种芒硝有限公司100%股份。旭光资源董事长李炎100%控股的分公司Nice
Ace
Technology是旭光资源最大股东,占股73%。中银国际、瑞信及麦格理担任旭光资源本次新股发行的全球协调人和簿记管理人。

此前有传言指出,摩根士丹利在本次悍马出售交易中饰演了“牵线”的角色,而且摩根士丹利曾经以其旗下资产管理公司发行债券的方式,帮助四川华拓融资2亿美元。不过,6月4日,摩根士丹利有关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此事不予置评。

背后的低调富豪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3月,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悍马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泰勒和华通投资有限公司总裁李炎曾一同去德阳东方电气集团下属东方电机有限公司访问。此外,上述二人还曾和瑞士信贷有限公司董事黄峥一起去中国二重集团参观访问。

6月4日,全球第二大芒硝生产商旭光资源在香港开始正式公开招股,集资最多14.78亿港元。细心的话,可以发现在旭光资源的招股文件中,赫然写着:“索郎多吉,为本公司创办人兼主席、非执行董事兼控权股东,亦为
Nice Ace 唯一股东。”

记者调查发现,大多网友都不看好腾中这次海外收购活动。在新浪网上,一项超过7万人参与的调查中,虽有60.2%的网民认为中国应该走出去收购跨国汽车企业,但超过5成的网友并不看好腾中重工收购悍马,认为将是一次赔本买卖。

知情人士称,早在去年8月,腾中重工更名之初,公司内部就开始纷纷流传收购悍马的消息,不过,那时,对于绝大多数腾中重工人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天方夜谭,只是听听罢了。到了今年二三月份时,收购案已经初显眉目,双方曾在美国进行过秘密洽谈。

旭光资源的招股文件中显示,旭光资源原来的机器设备采购商就是四川腾中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即腾中重工的前身。但是因为旭光资源的执行董事李旭东同时控制着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属于关联人士,所以从2008年开始,旭光资源转用其他采购商。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贸研究部梅新育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对此次收购行为也是看空。目前,腾中重工在此次收购中信息披露严重不足,并不了解收购方的真正意图。虽然政府鼓励走出去投资,但对于投资项目需谨慎对待。此次收购,腾中重工保留了美国生产基地与运营机构,而悍马在全球的销量过少,这将意味着腾中重工以后将要持续投入现金流,必然给腾中重工带来不少负担。

除了买悍马,他背后还有一个“华通系”,朋友预言,他迟早要成四川最大民企富豪。

不过,旭光资源、腾中重工,以及四川华通之间的关系,从此前已经公布的一些零星消息中,可见端倪。

据南方日报报道,四川民企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目前,名不见经传的腾中重工能否与悍马达成最终意向,通过两国政府审批最终入主悍马,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记者调查发现,大多网友对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行为持谨慎态度。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梅新育博士表示,并不看好此次收购。

昨日上午,记者赶往位于新津工业园区内的腾中重工公司,大量的媒体记者均聚集于此,但所有人均被拒之于该公司大门之外,公司保安告知记者不得进入公司进行采访,对于记者的问题,也一直没有人出面回应。

三角关系

新萄京娱乐网址,腾中重工与悍马签署初步协议的消息,经过一天沉淀,这家不被人所熟知的民营企业,背后的脉络也逐渐清晰。据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收购方腾中重工背后是四川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其创始人李炎可能为实际掌控人。

80年代下海经营 路桥施工掘第一桶金

根据招股文件,改名为索郎多吉的李炎,现年46岁,于2004年透过四川华拓间接投资川眉芒硝,于2004年完成四川电子科技大学管理科学及工程研究生课程。而同龄的李旭东是旭光资源的执行董事,拥有电子科技大学的管理科学及工程硕士学位,于2004年7月被委任为川眉芒硝的副总经理兼董事,并于2007年1月获委任为
Top
Promise的技术总监。两人的履历印证了此前关于李炎与李旭东曾是同学并且关系很好的说法。

昨日,有媒体称,腾中重工收购悍马,虽然还没有进入法律审批程序,但中央政府相关部门并不赞成此次交易。

腾中重工前身:三次股权变更 两次更名

【核心提示:经过奋力挖掘,隐藏在幕后的买悍马者李炎及其铺排完善的系列资本运作浮出水面,由李炎控制的旭光资源与腾中重工的关系千丝万缕,旭光资源原来的机器设备采购商就是腾中重工的前身。】

对此,腾中重工对外公关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对此说法并不清楚,至于谈判的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目前双方已经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框架,正在进一步协商。而腾中重工背后股东华通投资的工作人员,则拒绝对此事作任何评论。

今年6月1日,香港资本市场又添川企。从事天然芒硝产品的开采、加工及制造的旭光资源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募资9.93亿港元至14.78亿港元,于本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旭光资源是全球第二大芒硝生产商。自贡市多位商界人士证实,李炎正是旭光资源背后老板。

有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作为旭光资源此次在香港上市的保荐人之一的瑞信,去年曾经为旭光资源筹组银团贷款,其中瑞信借出1亿美元,并获得同等价值的认股证。这次旭光资源在香港上市,在计划发行的5.77亿股当中,就有1.73亿股为旧股,分别来自大股东兼主席索郎多吉、瑞信以及其它贷款者。

腾中重工,名不见经传,却让我们大家在一天内牢牢记住这个名字。然而,此次的收购行为,不管是政策层面还是实际操作层面,都不被大多数人士看好。

李炎实际上是‘华通系’掌门人”,自贡市多位与李炎有私交的商界人士昨日说,李炎擅长资本运作。这从腾中重工近年错综复杂的股权变动可见一斑。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05年8月15日,四川华拓实业将股权转让给俞红,俞红持股达90%,同时引入新的自然人股东宗瑞儒,持股占比为10%。两年后,已更名为四川腾中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股权再次发生变化,时任华通副总经理的李旭东取代俞红成为法定代表人,并持股90%,宗瑞儒持股不变,仍为10%,注册资本仍为2100万元。

实际上,为了上市,早在2005年2月21日,一家名为Top
Promise的投资控股公司就在香港注册成立,由旭光资源全资拥有的维京群岛附属公司
Rich Light
全资拥有。2007年4月,旭光资源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为获豁免有限责任公司,以便进行全球发售。旭光资源就透过
Top
Promise,间接拥有旗下两家中国附属公司——川眉芒硝90.0%以及川眉特芒100.0%的权益。

最近,李炎所掌控的全球第二大芒硝基地“旭光资源”将于近期在香港上市,融资14.8亿元。故有人士分析,届时李炎身家将达到数十亿。

昨日下午,记者与龙泉经开区相关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对于未来悍马是否将会落户龙泉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具体情况仍不清楚。随后,记者又从腾中重工所在的新津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根据成都市的有关安排,如果腾中重工成功收购悍马品牌,那么新的生产线将落户龙泉经开区。

根据四川省工商局在线查询系统提供的“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注册材料,目前其法定代表人为陈实,注册资本3亿元。

“骑马”还需看真本领

对于双方的收购细节,此次双方在公告中均未予披露。据此前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的一份收购计划书显示,腾中重工将为此次收购付出10亿美元,其中收购悍马品牌付出5.5亿美元,其余4.5亿美元用于在成都龙泉经济技术开发区新建悍马生产线。据了解,根据当时的计划,龙泉经开区已为悍马的到来准备好了一个地块,而在新的生产线建成之后,美国通用悍马原有的核心团队成员也将来到成都,确保未来“成都造”悍马的原汁原味。

川眉芒硝的前身,是国有企业眉山芒硝。2001年6月,眉山芒硝厂转为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川眉芒硝。2004年8月,四川华拓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邱慧英向信达、华融及眉山资产经营以公开投标方式收购川眉芒硝90.0%及10.0%股权。2005年3月,川眉芒硝90.0%股权由Top
Promise收购,其后转为中外合资企业。李炎自四川华拓于2004年8月收购川眉芒硝控股权益以来,一直为川眉芒硝最终控权股东。目前四川华拓由四川华通拥有69.9%股权。

记者观察

根据双方昨日公布的公告显示,双方正式公布了就收购悍马品牌达成的协议细节。根据相关的交易条款,腾中重工将享有悍马品牌,并获得其关键高级管理层及营运队伍,腾中重工还将承续与悍马经销网络相关的现行的经销商合约。同时,腾中重工还将与通用汽车就总装、部件和材料供应的长期合同进行磋商讨论,据悉,在交易完成后,逾3000多个在美的就业机会将得以保留。

曲折上市路

如果“悍马”品牌香喷喷,为何其他大车企不去追逐?腾中重工口口声声说,他们看重悍马“自由”、“创新”的品牌,将来在腾中持续的现金流支持下,将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但是,腾中重工作为一个乘用车领域的门外汉,没有任何经营经验,却一口吃掉一个大馍馍,并且这个大馍已经发霉,这还是不禁让人为它将来的路担心。

李炎幕后浮现 同学前台操盘腾中重工

成都市龙潭都市工业集中发展区的网站在2008年1月2日发布了一条消息,称“总投资达7.5亿元的四川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部项目正式落户龙潭工业区,该项目在工业区占地100亩,建成后项目约定年销售产值将达100亿元人民币,税收将超过3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李炎身家雄厚,平时为人十分低调,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四川自贡人,早年以修路起家,产业分布十分广阔。目前,其控股的四川川眉芒硝有限责任公司、四川腾中机械制造设备有限公司、四川德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都处于国内行业领先地位。

牵“马”来川 生产线有望落户龙泉

索朗多吉?李炎?

昨日,记者从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阅的腾中重工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获悉,该公司在2008年8月设立之初,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实,注册资本3亿元,经营范围为专业设备制造业、塑料制品生产等领域。不过,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公司法定代表人目前已变更为李旭东了,我也是上周才刚刚获得此消息。不过,腾中重工暂时还未来得及去工商局变更登记。”

这次旭光资源在香港上市募集的资金,以招股价中间价2.14元计算,集资净额为7.01亿港元,当中65%用于偿还海外银行借贷,13.5%用于牧马矿区建设芒硝采矿及生产设备,13.5%用于收购额外采矿权,其余为一般营运资金。

2008年1月7日,更名为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由李旭东变更为陈实。1月31日,公司的股权也随之变化,李旭东将90%的股权转让给自然人钟胜男。2008年7月14日,钟胜男对公司进行增资,腾中重工注册资本变更为1.41亿元,其持股增加为98.51%,宗瑞儒持股变为1.49%。

这条消息又指出,“该项目的业主华通集团由李氏家族控股,主要股东为华尔街投资银行三大巨头美林、瑞银和摩根士丹利。该集团公司旗下产业分布广泛,主业突出,重点发展四川得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分子新材料产业板块、四川川眉芒硝有限责任公司基础化工原料产业板块、四川腾中机械制造设备有限公司机械制造板块‘三大板块’,各板块均处于国内外行业领先水平。”

记者获得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腾中重工前身为四川腾中电工有限公司,由四川华通旗下的四川华拓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四川华拓实业”)和自然人俞红发起成立,注册资本2100万元,其中,四川华拓实业占股90%,俞红占股10%。而四川华通旗下有数家子公司(下称“华通系”),腾中重工作为“华通系”的一员,与华通系其他数家子公司一样,这些公司之间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但背后都指向同一个人———四川自贡低调富豪李炎。

事实上,在早前的2008年1月7日,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便由李旭东变更为陈实。2008年1月31日,公司的股权也有变化,李旭东将90%的股权转让给自然人钟胜男。同年7月14日,钟胜男对公司进行增资,腾中重工注册资本变更为1.41亿元,其持股增加为98.51%,宗瑞儒持股变为1.49%。

神秘买“马 相关各方三缄其口

瑞信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旭光资源非常需要资金作为扩充。2008年,旭光的资本开支及收购活动共花费近9亿元,整体现金净流出7000万元,截至2008年底,其现金仅为80万元。所以其财务顾问瑞信,为旭光筹组一项银团贷款。

昨日,通用汽车和四川腾中重工分别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宣布大名鼎鼎的高端越野车品牌“悍马”即将被名不见经传的四川腾中重工公司收入囊中。据了解,目前腾中重工已于前日与通用方面就此次收购正式签订备忘录,虽然离最终的协议和交割还有一段距离,但据记者此前获得的一份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意向书表明,前者将为买“马”付出10亿美元,其中5.5亿用于收购悍马品牌,而剩下的4.5亿美元用于在四川成都建设一条新的悍马生产线。不过,双方详细谈判情况如何,还有待进一步揭晓。

外资投行在收购悍马,以及旭光资源上市前的资本运作当中充当了怎样的推手?

买“马”者来自四川,举国震惊。事实上,川企相“马”,早就有迹可寻。据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到的消息显示,腾中重工与通用汽车早在今年2月之前已就收购悍马品牌的相关事宜进行了接洽。今年2月17日就曾传出消息称“川汽集团准备斥资5亿美元收购悍马”,虽然这一消息并不属实,但真正的收购方确在四川,不过主角是腾中重工。

旭光资源有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旭光资源主席索郎多吉与内地媒体提到的悍马背后的买方李炎,确实为同一个人。至于为什么要改名,以及何时改名,对方则表示不清楚。

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摩根士丹利隐身幕后

6月4日,腾中重工的新闻发言人赵彤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目前四川华通与腾中重工的关系以及控股比例,正在与公司方面商量,在合适的时候提供一个确切的答案。

自贡市一位与李炎私交甚好的公司老总昨日说,李炎在自贡生意做得比较好,但一直低调。就在去年,他曾牵手摩根士丹利,筹到上亿美元资金。“其实华通系近年来的系列动作,摩根士丹利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该老总说,华通系旗下的旭光资源资本运作就是极典型的一例。

而在2007年6月,Top Promise
在四川省成立外商独资企业川眉特芒,注册资本为2905万美元,全部由 Top
Promise
以现金注资。2007年8月,川眉特芒的注册资本增至5000万美元,总投资额增至9000万美元。

2005年,李炎曾在成都天府大道软件科技园投资打造了一座华通博物馆,主要收藏为书画、瓷器、汉代陶石、彩陶等,藏品数量达3万余件。

除了改名,还有一堆疑团有待解答:旭光资源与处于新闻焦点的腾中重工是否有交集?外资投行在旭光资源上市过程中是否充当了推手?
腾中重工与旭光资源背后的控股集团——四川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又有着怎样的资本运作路径?

李炎,55岁左右,华通系幕后掌门人。80年代,李炎还是自贡市荣县养路段的一名技术工人。后辞职下海,组建了自贡华通路桥公司,主营道路、桥梁施工。李炎早期相识的一位朋友说:“李炎给他最深的印象是喜欢结交朋友,眼光独到,想得很远。”

自从宣布收购通用旗下悍马品牌之后,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就瞬间出现在聚光灯下。经过媒体的奋力挖掘,传说中背后的买“马”者李炎,及其铺排完善的系列资本运作,也开始浮出水面。

川企相“马” 年初已有蛛丝马迹

旭光资源与腾中重工的关系千丝万缕。

上述人士说,1994年,他与李炎偶然相遇,遂一见如故:李炎为人耿直,喜欢冒险,擅长资本运作,做事果断。李炎从荣县来到自贡市创办公司,虽然在路桥行业掘得了第一桶金,但他并不满足。“一个项目运作成功后,他往往选择隐退,重新去另一个地方打拼”,该人士说,总体而言,李炎在自贡发展并不顺利,虽然当时他也算事业有成,但他还是选择了离开,进入绵阳发展。创业阶段,李炎结交了很多朋友,“他不以貌取人,很懂得尊重人,通过结交各类朋友来发展自己的事业”。“当时我就断言,有朝一日,李炎将成为四川最大的民营企业老总”。

其中,川眉芒硝以及川眉特芒更经历一系列的负责的重组以及股权转让。

高调买“马”牵出低调富豪李炎

李旭东为何许人士?新津县公众信息网披露消息显示,李旭东为华通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知情人士一语道出玄机,“李旭东和李炎是同学,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随后,记者终于拨通了腾中重工总经理杨毅及该公司另一位副总的电话,但他们均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与此事相关的任何信息,一切只能以他们的公告为准;而记者在与成都市经委汽车处一位负责人取得联系后,他也表示,目前对此事“一个字也不能透露”。

消息传出后,记者打通腾中重工公关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证实,腾中重工的确在策略性收购100%的悍马品牌,但到目前为止,双方仅签订了备忘录,离最终达成协议和交割还有一定距离,预计将在3季度末达成交割。对于收购涉及到的金额,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无法回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