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科学技术局 大连市知识产权局

6月2日,通用汽车公司宣布,公司就出售其越野品牌悍马事宜与一家潜在收购方达成谅解备忘录。
而后证实,这个潜在的收购方即为中国四川的腾中重工,一时间,这家四川民企头上的光环突然被无限放大。虽然中国民企海外收购的案例不少,但悍马收购案无疑最为耀眼。但同时人们对于腾中重工能否驾驶好“悍马”也心存疑虑。
同样在机床工具行业,也不乏引起业界撼动的并购案。较早进行海外收购的典型案例,当数大连机床集团在2002年8月对美国的英格索尔生产系统公司的成功收购。从此以后,国内机床企业海外并购的事件开始多起来。到2004年,规模较大的海外并购主要有三起:2004年4月,上海电气成功收购德国老牌企业沃伦贝格机床制造公司53.6%的股份;2004年10月,沈阳机床集团全资收购了德国希斯公司,并以沈阳机床集团德国希斯公司正式开始运行;其后,大连机床集团成功并购了德国兹默曼公司,斥资近千万欧元收购了该公司70%的股权。
不管是沃伦贝格,希斯还是兹默曼,这三家德国企业都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机床制造公司。沃伦贝格在德国机床行业名列前茅;希斯则有140多年的历史;兹默曼的先进机床为美国福特、通用公司、德国大众这些世界顶级企业服务。尽管作为收购方的中国机床企业都是国内的一流企业,但比起被收购方的国际地位以及品牌美誉度来说,不免有些蛇吞象。收购事件伊始,也不免有些怀疑的声音。
然而收购之后的管理才是真正的考量。这是因为,中国民企海外收购,不仅要看资金实力,更要看全面的知识储备包括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及国际会计准则等,后者才是中国企业海外收购普遍面临的瓶颈。2005年,北京第一机床厂并购德国科堡集团后,就遇到了不少麻烦。
目前中国机床工具行业,走出去并购的案例已有十多起。对于国外公司的管理,一般都采取的是继续维持其在国外营运模式,并由原有的管理团队管理。
管理本土化当然是不错的选择,但双方现有的管理团队,工作沟通是否顺畅,双方理念是否融合,还是让人有一些忧虑的。毕竟不是一收了事,如何对收购后的品牌和产品研发注入活力才是重点,因为不可能全部照旧。
根据中国机床工具协会名誉理事长梁训瑄的观点,机床行业的海外收购还是比较成功的,多数企业也获得了实质的收益。他认为,跨国并购顺利进行的关键在于不同文化企业的沟通和融合,此外并购是否符合投资方的整体战略。而很多中国企业跨国并购失败就是忽视或者没有处理好这两个问题。
回到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事件上来看,人们对其的疑虑在于中国民企是否拥有管理“悍马”的经验,而四川腾中重工不是汽车专业制造公司的背景更是让大家担心,毕竟隔行如隔山。

“连续3年,每年并购一个海外公司。通过在并购企业的国家建立分支机构,对全球重点机床市场进行布点和开拓,构建起全球化网络和国际化运营体系。”大连机床集团总裁陈永开以这句话为他的企业经营战略做了总结。
昔日竞争对手,如今收归己有。同大连机床集团一样,实施“走出去”跨国经营战略的沈阳机床集团、哈尔滨量具刃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完成国内一系列重组、整合之后,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成功并购德国希斯公司、德国凯狮公司,在海外建立高档数控机床研发生产及销售基地。一连串的大手笔运作,引起了海外业界人士的震动和关注。
大连机床和沈阳机床均为全国机床工具行业排头兵企业,2005年机床产品产值规模分别进入世界机床行业前十位;哈尔滨量具刃具集团是中国“一五”时期建设的156个重点工程之一,现已发展成为国家重点骨干企业。
谈起并购过程,这几家大型企业集团的老总都认为,抢占先机适时并购海外企业,是中国企业实行国际化经营战略的第一步。大连机床集团自2002年10月全资收购美国英格索尔生产系统有限公司开始,2003年7月又全资收购英格索尔曲轴制造系统有限公司,2004年9月再次收购德国兹默曼有限公司70%的股权。同年10月,沈阳机床集团全资收购德国希斯公司。2005年3月哈量集团全资收购德国凯狮。
据了解,被“吃”一方均具备机床业中高端产品的研发、生产能力,品牌影响力较大。专家称,实施并购后中国企业零距离触摸世界高端品牌,对提升自主品牌的产品水平和知名度,加快中国数控机床的发展意义重大。
沈阳机床集团总经理关锡友说,“并购希斯公司不仅使我们直接获得核心技术,也为用尖端技术装备自身提高数控化率创造了有利条件。过去需要进口的高端部件,现在完全可以在希斯公司制造,因此节省了大量设备采购资金。”
大连机床集团以并购英格索尔两家公司的技术研发力量及品牌、商标信誉等无形资产为平台,在吸纳国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有效降低了高端产品的研发成本,形成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如双主轴高速加工中心就受到美国通用汽车、马特丁等公司的青睐。并购以来,大连机床已为国内外的汽车发动机厂家提供了近百台高速加工中心组成的柔性生产线。
哈量集团董事长魏华亮把成功并购凯狮称为“立体式的技术改造”,不仅使集团同类产品技术水平跻身世界先进行列,而且快速提升了中国工具行业的技术水平。
在并购希斯后,沈阳机床重组了云南CY集团、控股交大昆机,把德国希斯的重、大型镗铣设备制造技术转移到昆明,建设大中型镗铣床制造基地,形成沈阳、昆明、欧洲三足鼎立的产业集群。大连机床利用并购企业的条件在美国设立了销售分公司,扩大市场销售。在欧洲,与英国600集团合作建立中国机床出口基地,将大量产品通过成熟的销售渠道输入到世界各国;在德国设立销售分公司将数控车床、加工中心等打入欧洲市场。海外并购企业成了两大机床集团产品出口海外的“跳板”。2005年,沈阳、大连两大机床企业出口额高达1亿多美元。
黑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蒋卫东认为,在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和国家“十一五”大力发展数控机床产业的大背景下,东北的机床业“巨头”、行业领军企业加紧向海外扩张,此举奠定了中国机床业在国际机床业的地位,在世界机床制造业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看新闻了吗?四川的腾中重工收购了美国悍马,看来以后能在国内见到更多的悍马了。”爱车一族文辉在网上看到四川民营企业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收购悍马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告知了身边的好友。

6月3日,通用汽车公司与四川民营企业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共同宣布,就战略收购悍马达成谅解备忘录,称腾中重工将与通用汽车就总装、部件和材料供应的长期合同进行磋商,该交易将能使逾3000个在美就业机会得以保留。

这是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首家中国企业收购美国整车资产。

某网站根据此次并购在网上做了一项调查,在82397人参加的调查中,关于“你怎么看待四川民企收购悍牌”,有52.5%的网民表示“不看好,赔本买卖”,有34.7%的网民表示“看好,逢低收购”,还有10.1%的网名认为“不好说”。

“悍马之所以沦落,在于汽车市场的变化。悍马根本就不适合目前社会的需求。即使有需求,也只是发烧友之类的吧。所以,我觉得这次收购并不明智。”上海的一位网友表示。

也有网友表示:“收购悍马未必是坏事,重要的是技术创新。”

你认为中国民企能否拯救悍马品牌?调查显示,52%的网民认为“不能”,只有28.9%的网民认为“能”,此外还有19.1%的人认为“不好说”。

“通用都玩不了,中国人接着能玩吗?况且还有三千人的营销队伍需要我们的企业养活。悍马的总部又在美国,中国人好管理吗?”对中国企业能否驾驭悍马,一位网友抛出了一系列疑问。

也有网友担心腾中重工的运营经验:“与联想收购IBM不同,他们都是电脑品牌,相对容易操作,但对于四川民企购买悍马品牌来说,腾中重工由于先前缺乏汽车运营的经验,使得在未来品牌的运营及业务的开拓上充满了变数。”

随着经济危机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陷入困境,这也为我国企业的并购提供了机会。针对“你认为中国是否应该走出去收购跨国汽车企业”,59.2%的网民认为“应该”,26.9%的人认为“不应该”,还有13.9%的网友表示“不好说”。“我们支持国内的企业走出去并购,但我们更希望他们有的放矢,去并购国外那些有价值的企业。”一位网友表示。

“既然都已经谈好了,我们就希望腾中重工能够把悍马品牌成功地做好,至少不能做亏本买卖吧。在海外并购活动中,民营企业具有很大的优势,它们经营管理机制灵活、市场化程度较高、具有产权优势,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做出榜样。”汽车行业的一位从业者表示。

还有网友建议:“并购只是手段,获得资本回报才是目的。一旦收购整合出现意外,我觉得腾中重工可以运用资本运作方式来保证自己的收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