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娱乐网址中日钓鱼岛问题长期化 日本车企进退两难

最近,中日围绕钓鱼岛的冲突愈演愈烈,使中日关系陷入了建交以来的最低点。钓鱼岛问题持续激化,给两国经济关系造成深刻影响,日本汽车企业受影响更大。笔者认为中日围绕钓鱼岛的冲突将呈现长期化的趋势,在这种背景下,日本汽车企业将面临着艰难抉择。
钓鱼岛问题持续恶化,中日建交时日本对华政策赖以存在的政治基础发生了根本变化,是重要原因之一。
首先,日本经历过二战的那一代人,多已经谢世,在世者已经老态龙钟,基本不再能够对日本政治发挥重要影响。战后新一代人完全没有或很少有对于战争责任的意识。再加上美国占领期间,对于日本战争责任不仅没有进行彻底清算,反而重用战争中犯有罪行的政治家,使战后一代日本国民对战争责任缺乏深刻认识。
在最近20年经济不景气中,日本普通国民中普遍存在着失望、迷惘的情绪,昔日”日本第一”的乐观情绪,已经被危机情绪所代替。日本普通民众中,普遍存在着民族主义情绪,右翼势力正在逐步扩大其影响。日本国民对政治、尤其是国际政治一般来说是漠不关心的。但是,这次钓鱼岛事件却发生了变化。日本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登高一呼,近10亿日圆捐款募集迅速,以至野田政权为了与其竞争,不得不加速购买钓鱼岛。
日本政府购岛前,笔者正在日本。当时某大电视台正在播放关于中日钓鱼岛的节目。该节目尽管也请了一、两个在日华人做点缀,但主要是日本演艺界、传播界及政坛的人物。该节目对中国极尽丑化之能事,把中国丑化成霸占日本领土的外太空怪物。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节目,日本民众却很是热捧。日本各大报也随政府论调起舞,难得有反对意见。钓鱼岛事件发生后,日本主流媒体每天大副报道中国海监船与渔政船入侵,单方面报导日本厂商受中国暴民欺压,很难看到客观理性的分析。
当然,多数日本人是不愿意再度走上对外扩张、侵略道路的,但是这次事件中日本民众的表现值得注意。日本是有着强烈集体主义国家,日本民众历来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多数人被动地被少数人动员,盲目跟随。二战前后,少数日本法西斯少壮军人,通过行刺、政变,使日本一步步走上侵略战争的不归之途。今天,少数右翼政客又重演故技,值得高度警惕。
日本近代政治中,还存在着”下克上”的传统。即少数人通过违背上级命令,擅自行动,影响政局。少数人擅自行动成功后,政府不得不予以承认。今天,这种局面又重现了。石原慎太郎等少数右翼分子通过钓鱼岛问题,挑起中日纷争,撬动了日本政局。
其次,日本政坛世代交替使日本政府对华政策制定发生明显变化。日本战后老一代政治家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带来的危害,有着清醒的认识。尽管有些人是从现实政治利益、国家利益出发,对战争危害予以反省的,但是总体上他们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是考虑到战争责任的,并且对中国人民有某种程度的负罪感。例如,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是带有明显民族主义色彩的人物,曾经参拜靖国神社。当他了解到中国政府的看法时,就没有再到靖国神社参拜。
日本老一代政治家对日本战后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他们在不同程度上认识到日本对亚洲国家的侵略,仍影响着日本国际形象,因此采取了通过大量外援,换取亚洲国家好感的策略。这些政治家对美国也有较深刻的看法。他们充分利用美国的军事保护伞,使日本尽量避免卷入和邻国的冲突,减少军费支出,在经济上谋取利益。这些政治家一般都经历过战争或体验过战争的苦难,政治手腕比较成熟,策略比较圆滑,在对华关系上能够考虑中国的想法。
日本战后的新一代政治家,在处理国际关系问题时,受到西方国际政治理论的影响,讲求赤裸裸的实力和利益。在考虑国际问题时较少受到道德伦理束缚,赤裸裸地考虑国家战略和利益。这些人基本上没有老一代政治家身上背负的二战政治包袱和对亚洲国家的负罪感。对他们来说,战争已是遥远的过去。这一代日本政治家中,很多人在以极端民族主义甚至右翼形象出现时,没有太大的心灵约束,相反认为是一个可以博取人气的捷径。
再其次,日本政坛整体右翼化倾向明显。目前日本经济低迷,国民感到没有出路,极端民族主义和右翼大行其道。日本新一代政治家争先恐后地朝右翼方向奔跑。不仅民主党在干”购买钓鱼岛”的勾当,自民党政客在这方面也不甘落后,安倍晋三当选自民党新总裁后说:”民主党政权领导下的日本被指外交失败。我一直都主张需要在重新构筑日美同盟的基础上,行使集体自卫权。”对于野田将钓鱼岛国有化的行为,安倍表示:”没有任何问题。”自民党另一总裁候选人石破茂则宣布,当选后要把自卫队改为国防军。石原慎太郎的儿子石原伸晃在20世纪90年代就是众议院中右翼组织”青岚会”主要成员。
近来日本迅速崛起了一股独立于自民、民主两党之外的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这就是以大阪市长桥下彻为党首的”日本维新会”。桥下彻在日本政坛算是很年轻的政客,在大阪由于敢于担当,敢于发表极端言论,获得了许多民众支持。最近,桥下彻策划成立了新政党——日本维新会。石原也辞去了东京都知事,筹划组建新的右翼政党。从日本政坛走向看,今后无论自民党还是民主党都难以单独组阁,在这种情况下极端民主主义政党合流就可能获得较大的政治空间,影响日本政局。
最后,美国作为中日钓鱼岛冲突的始作俑者,不会放弃这一制约中日两国的有力工具。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有着深远的战略图谋。美国将在幕后不断操弄这一问题,既抑制中国崛起,又控制日本,一石二鸟。使钓鱼岛冲突处于引而不发的可控程度,最符合美国利益。目前,美国通过操作钓鱼岛问题,已经收到了破坏中日间开展FTA谈判的利益,夺取了推动东亚经济一体化的主导权。今后美国还将操作这一问题,实现自己的全球战略目标。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中日钓鱼岛冲突,是以日本对华政策的政治基础已发生深刻变化为背景的。由于日本战后一代人的选票,战后一代政治家的政治理念,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回到搁置争议的原点,已无可能。从日本政坛的格局和游戏规则看,日本政府也很难从购买钓鱼岛的立场后退。最好的结局是,在目前博弈局面上达成”紧张的战略平衡”:日本政府不撤回”购岛决定”;中国在钓鱼岛护渔、公务执法常态化。钓鱼岛实际上维持主权搁置。

  在世界经济复苏缓慢的情况下,日本右翼极端而短视的政策将使日本在周边国家中更加孤立,使严重依赖国外市场的日本经济更加难以为继——

  右翼合流将是日本的噩梦

  周永生

  近日,索尼、松下、夏普等日本企业公布年报显示,2012财年三家企业出现累计超过100亿美元的巨额亏损。百年老店一蹶不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日本的经济困境。经过20多年经济萧条,日本仍未走出困境,国民生活水平下降趋势明显。这种情况下,日本政党和政治家们不把精力倾注于内政,反而通过政治手腕实行强硬外交政策,企图树立强硬形象,博取选票,这种不负责任的投机心理和危险举动对内造成日本政坛乱象频生,剥夺了日本民众可能获得的经济福祉,对外严重破坏了日本同邻国的关系,也影响到了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稳定。

  2011年底,日本政府估算2012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3%,随着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今年下半年,日本政府将这一数字调低到了1.8%。近年来,日本经济的增长部分近50%依赖中国市场,在日本政府悍然实施“购岛”后,中日经贸关系受到沉重打击,日本经济再次出现增长停滞,四季度负增长已难以避免。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民众对于国家前途既心存悲观,又充满期待,希望能够出现强有力的领导人,能够带领国家走出困境。正是利用了民众期待的心理,日本政客在竞选中回避难以解决的经济问题,而以外交上的强硬来争取选民支持。

  具体到野田内阁,日本“购岛”后,其支持率一度回升至27%。随着中国反制政策的展开,野田内阁想既能保住钓鱼岛既得利益,又不作出任何实质退让,导致中日关系危机由以往经常出现的“政冷经热”转变为“政经双冷”,经济恶化的压力也使野田内阁支持率持续走低,目前已跌落至18%的历史新低,执政地位岌岌可危。在民主党野田政府失去民心的情况下,石原慎太郎等地方极右派势力乘势出击,通过辞职等政治手段组建新党,企图打造除民主党、自民党外的日本政治“第三极”。另一方面,日前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意支持率约36%的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表示,能够理解石原慎太郎的做法和政治主张,不排除自民党今后与之合作的可能性。作为日本政坛主流右派势力的代表,安倍的讲话表明,在内忧外患困境的情况下,日本政坛右翼势力合流的趋势已日益明显。

  右翼合流对日本国家和民族发展而言,无疑是一场噩梦。历史上,日本军国主义曾给日本国民及周边国家带来了巨大灾难。与军国主义同根相生的右翼势力如果把持政权,他们将不可避免地在日本国内压制其他民主力量,掀起突破日本“和平宪法”的逆流;在国际上,奉行强硬外交的极右翼可能走向与有历史矛盾及领土争端国家更加激烈对抗的道路。在世界经济复苏缓慢的情况下,日本右翼极端而短视的政策将使日本在周边国家中更加孤立,使严重依赖国外市场的日本经济更加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如今的亚洲国家已经不是二战前积贫积弱的状况,新兴国家不仅在抗击日本法西斯国家侵略的历史中走向民族觉醒,而且在民族独立的几十年来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完全有能力制约任何企图开历史倒车的危险行动。如果日本政治家们再不警惕,右翼合流不仅不能使日本获得任何利益,只会给日本带来又一轮噩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