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娱乐网址看2014年汽车召回 零部件相关召回占八成 汽车资讯频道 中国汽车供应商网

据国家质检总局消息,2月28日下午,国家质检总局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质检总局新闻发言人、新闻办主任陈熙同发布了质检总局关于2013年产品质量状况分析的报告。报告指出,2013年我国共实施汽车召回133次,召回缺陷汽车531.07万辆,比2012年同期分别增加了20次和210.71万辆。其中,受总局缺陷调查影响开展召回活动28次,涉及车辆196.13万辆,占全年召回数量的36.93%。

从汽车零部件角度来看,2014年的汽车召回相比上一年则是另一番场景。
记者根据对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发布的召回报告的统计发现,2014年全年我国共实施汽车召回124次,召回缺陷汽车累计505.24万辆,其中国产车约395万辆,进口车约110万辆。从2004年10月我国实施缺陷汽车产品召回制度以来,国家质检总局已经实施召回780余次,涉及车辆超过2000万辆。
在全国汽车产销量依然稳健增长的大环境下,2014年我国汽车召回次数和总量相比上一年均有所下降,但召回的原因更加多样、复杂,而随着汽车零部件全球采购范围的扩大,以及将汽车零部件纳入召回体系法规的实施,很可能会有更多的因同一个汽车零部件缺陷致使多家整车厂同时实施召回的案例。
依据国家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综合管理信息平台对汽车缺陷信息采集的分类进行统计,十大类(发动机、传动系统、制动系统、悬架系统、转向系统、电气设备、车身、气囊和安全带、轮胎和车轮、附加设备)产品中,与发动机、气囊和安全带、悬架系统零部件相关的缺陷汽车召回数量占据了全年汽车召回总量的八成以上。
■发动机相关召回最复杂
发动机及相关零部件总成是最复杂的汽车零部件系统。去年与发动机相关联的召回原因40多种,涉及发动机本身、供油系统、冷却系统、点火系统以及新能源零部件等,召回总量达215.3万辆,占召回总量的42.61%。
一个燃油泵法兰回油管支架,让华晨、长城、奇瑞等10家自主品牌企业的90多万辆汽车“受灾”。2014年最后两个月,先后两批中国车企联合宣布召回汽车总计86万余辆,主要原因是零部件供应商联合汽车电子有限公司设计制造问题或致使车辆的燃油泵法兰回油管支架开裂,从而导致燃油泄漏。而在去年8月,上汽乘用车因同样问题或导致燃油泵法兰回油管接头裂纹并引发燃油泄漏而召回5.8万辆荣威550轿车。
任何优秀的发动机技术都容不得半点瑕疵,常被消费者津津乐道的德国宝马因一点疏忽不得不全系召回。去年4月,宝马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因发动机可变气门正时机构外壳上的固定螺栓设计原因,在车辆发动机运转过程中,固定螺栓可能松脱甚至断裂,从而召回进口1系、3系、5系、6系、7系、X1、X3、X5、X6、Z4共计13.85万辆。
供油系统零部件品质问题较多,同时也反映出整车企业监管流程的缺陷。神龙汽车因供应商在生产时混入少量不合格的多功能阀,致使部分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多功能阀壳体出现裂纹,从而引起了16.29万辆国产雪铁龙世嘉、标致307和408的召回;长安福特于去年9月因车辆加油软管和加油管通气软管材料性能未达标,长期使用会产生龟裂,召回19.17万辆福克斯。
去年,混合动力车丰田普锐斯因车辆控制程序不完善,会造成混合动力系统的逆变器损坏,而召回了3210辆。英国豪车品牌捷豹、阿斯顿·马丁、路斯特、路虎因增压空气冷却器、油门踏板杆、机油冷却软管、喷油器等零部件品质或安装问题而进行不同规模的召回。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安全气囊
中国消费者汽车使用安全意识在逐步提升,安全气囊配置是否完善已经是国内消费者购车考虑的重要因素。然而,2014年我国因气囊和安全带问题召回车辆达119.31万辆,占召回总数的23.62%,这的确有些让人揪心。
高田安全气囊缺陷让日本汽车产业蒙受耻辱,更让全球汽车被动安全产业发生了一次不小的震荡。受高田牵连,2014年我国汽车市场因安全气囊问题召回的日本汽车总数超过80万辆,涉及本田、丰田、日产、马自达、英菲尼迪、讴歌等品牌。而一汽-大众召回2012年5月至2014年10月生产的国产奥迪A4L和进口A4
allroad共计27.06万辆,召回原因是部分车辆由于安全气囊控制单元软件参数设置问题,个别碰撞情况下会导致安全气囊无法正确开启。
安全带问题召回多与张紧器失效有关。去年5月和8月上海通用分别召回国产昂科拉3.2万辆、进口昂克雷2.66万辆,皆因车辆发生碰撞时,前排座椅的安全带张紧器对安全带拉索的锁止可能滞后,存在安全隐患。去年12月,宝马召回3系汽车846辆,与车辆使用环境有关,当温度在零摄氏度以下时,前排右侧座椅安全带可能很难拉出甚至无法拉出,导致乘客失去保护。
■“断轴门”悬架创纪录
悬架系统相关召回仅有4次,总量达到71.39万辆,占召回总数的14.13%。如此之量,“功劳”归属一汽-大众新速腾。
据悉,一汽-大众在2014年5月1日以后生产的新速腾后悬挂已全部改回独立悬挂,而此前曾使用的耦合杆式后悬架创造了近年来国内汽车市场单一品牌单次召回的记录。在质检总局的介入下,一汽-大众于去年10月份发布报告,召回过去三年间生产的装配了耦合杆式后悬架的56.36万辆国产新速腾和1.74万辆进口甲壳虫,该悬架纵臂在车辆受到撞击后可能意外断裂。但是,一汽-大众对后悬架“打补丁”的解决方式一直未能得到消费者认可。
进口凯迪拉克也有生产装配失误之时。去年9月,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向国家质检总局备案召回计划,决定召回2009年7月至2014年8月生产的进口凯迪拉克SRX共计10.70万辆,召回原因是后悬架调节连杆装配问题,该连杆螺母扭矩可能未达到标准要求,长期使用后会发生松动。SRX是通用旗下豪华SUV,却在关键零部件上出现螺母扭矩装配不达标并且持续了5年,这不禁让人对通用汽车生产管理和监控能力产生质疑。
■电控模块问题或日益突出
对比2013年、2014年汽车召回的原因可以发现,汽车电子相关的控制软件参数设置、电子控制模块使用安全性等方面问题正在增加。随着越来越多汽车电子产品的应用,以及车身电子主被动安全功能的推广,在未来很有可能出现更多的因汽车电子软硬件缺陷造成的召回事件。
不仅是前文提到的安全气囊控制单元软件参数设置问题造成奥迪27万辆车召回,一汽轿车15798辆奔腾B50、东风乘用车公司2848辆A60轿车也因安全气囊控制单元工作异常而召回;1909辆进口路虎揽胜因车身控制模块软件未升级至最新的版本,导致转向、危险双闪警告灯失效而召回;3040辆进口斯巴鲁森林人则因发动机控制程序设定不当,发动机高负荷运转异常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损伤火花塞或活塞而召回;四川汽车因ABS执行器总成防护能力较低,或引起ABS电路板烧蚀,召回7966辆轻型客车。另外,座椅控制、照明控制等系统的电气元件材料和设计也是不少召回事件的主因。
另外,尽管近年来因轮胎质量召回的事件不多,但每次召回所涉及的企业都十分广泛。去年年初,华凌星马、莱阳鸿达筑路机械、三一汽车等30家生产者召回2012年1月至2013年9月期间生产的配备普利司通、风驰通品牌的卡车及客车用无内胎子午线轮胎的车辆,共计10942辆。主要原因是制造工艺不完善,致使橡胶材料接头部位的粘合强度不足,行驶后轮胎内面会产生裂口,轮胎或产生鼓包,甚至漏气。

去年,我国召回汽车数量相比上年激增65.8%,这主要受到了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的巨大影响。今年年初,国家质检总局执法司司长严冯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去年是我国召回缺陷汽车的数量是历年最高的,占实施汽车召回制度10年来总量的36%。资料显示,从2004年10月我国实施缺陷汽车产品召回制度以来,已经实施召回660多次,涉及车辆近1500万辆。

召回呈现三大特点

记者汇总了2013年我国汽车召回信息,依据国家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综合管理信息平台对汽车缺陷信息的分类进行统计,十大总成(发动机、传动系统、制动系统、悬架系统、转向系统、电气设备、车身、气囊和安全带、轮胎和车轮、附加设备)产品中,与发动机、传动系统、制动系统零部件相关的缺陷汽车召回数量占据了全年汽车召回总量的3/4。

总的来看,去年的召回呈现出三大特点。首先,出现多起受同一个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影响的多个整车厂同时实施召回的案例,并且影响范围巨大;与汽车电子配件有关的召回较多,比如机电单元电子信号问题或电子模块问题;零部件材料不和规范造成车辆使用隐患。

三大总成问题多

发动机作为汽车的动力核心,是最重要也是最复杂的零部件之一。去年,与发动机系统有关的缺陷汽车召回总量超过200万辆,占召回总数的39%,涉及共16种问题。其中,因发动机缸盖中进气凸轮轴存在设计缺陷,可能造成凸轮轴内部的机油密封片发生偏移,宝马召回5系、X1以及进口1系、X3、Z4共计约25万辆;因发动机进气摇臂安全隐患,东南汽车召回V3菱悦约7.8万辆;因曲轴箱通风系统管路设计不合理,存在机油乳化隐患,长安汽车召回CS35约1.2万辆。与汽车发动机供油系统相关的问题也较多。其中,因燃油泵支架制造工艺存在问题,上海通用召回别克凯越、雪佛兰新赛欧共计约146万辆;因加油管表面可能出现裂纹,长安铃木召回雨燕、羚羊、天语共计约37万辆。

去年,与传动系统有关的召回累计约106万辆,占召回总数量的20%,涉及共计9种问题。去年的央视315晚会,大众汽车DSG变速器成为了焦点。在这之后,大众、一汽大众、上海大众联合先后两次发布召回公告,首次原因为变速器机电单元的电子故障或油压不足,二次原因为变速器合成油可能引起变速器内部供电线路故障,两次分别召回38万辆和64万辆。北京现代因驱动半轴右侧部位可能存在裂纹而召回全新胜达约1万辆。克莱斯勒因转向助力回油管会和变速器冷却油管发生摩擦,可能会导致变速箱油泄漏,而召回牧马人约1万辆。

汽车制动性能及稳定性一直是消费者最关注的话题。在制动系统方面,我国去年累计召回缺陷车辆约83万辆,占召回总量的16%,共涉及14种问题。其中,因制动踏板开关触点接触不良、电信号延迟,北京现代、东风悦达起亚以及进口现代和起亚,先后召回各个车型累计约38万辆,而现代起亚集团因此已在全球召回汽车约300万辆;因制动软管布置存在问题,上海通用召回别克君越约21万辆;因制动系统真空助力器皮膜托板强度不足,东风标致召回3008约13万辆。其他召回原因主要集中在ABS、ESP系统的稳定性、制动配件防腐蚀和制动系统周边配件对车辆制动性能的影响等方面。

制造工艺是关键

汽车产品在零部件加工工艺、材料性能方面要求较高。悬架系统召回车辆涉及6种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东风本田因车辆前减震器活塞杆在加工时产生微裂纹,召回CR-V共计约41万辆。转向系统召回车辆共涉及8种问题,其中,长安福特因前转向节生产材料未能符合其在全球执行的材料强度标准,召回翼虎8万余辆;华晨宝马因电动机械助力转向器的供电线插头密封圈与供电线直径不匹配,召回5系车型共计14万辆;其他问题集中在方向机和电动助力转向产品制造误差方面。

车身召回共涉及7种问题,主要与配件材料、车体工艺有关,其中,江淮因车身模具涂装工艺孔设置不合理,召回同悦约11万辆。电器设备召回共涉及12种问题,多与车灯、仪表有关。其中,上海大众和大众因保护车外灯照明的灯保险丝可能因过热失效而召回途观、途威约21万辆;宝马因左右尾灯插头存在缺陷召回国产、进口5系共计约7.5万辆。

安全气囊要加快立法

安全气囊一直汽车安全的讨论重点。今年的“两会”上,代表梁铁山建言国家应该加快汽车安全气囊的立法步伐,为安全行车再系上一条法律“安全带”。去年,在气囊和安全带方面,我国共召回汽车10万余辆,尽管只占召回总量的2%,但我们也应足够重视。其中,因气体发生器引起副驾驶安全气囊在车辆碰撞时可能失效,日产、丰田、本田、马自达累计召回汽车25万余辆;因气囊控制模块问题,克莱斯勒召回大切诺基、指南者、自由客、大捷龙共计5万余辆。

在轮胎和车轮方面,东风悦达起亚因轮胎胎压不足或者轮毂边缘收到强烈冲击时,轮毂可能发生断裂,而召回K5共计约1.8万辆。另外,去年我国我国实施轮胎召回1次,普利司通因橡胶材料接头部位的粘合强度不足,行驶后轮胎内面会产生裂口,召回普利司通、风驰通品牌的卡车及客车用无内胎子午线轮胎,涉及数量共计47万条。附加设备(标示、产品说明书、机械)方面,没有召回案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